您現在的位置: 廣東省泗安醫院 > 媒體報道

90歲出版口述史成“明星”,她竟來自廣東最後的麻風島

發布于 2017-09-01 09:19:01

泗安是位于東莞洪梅鎮的小島,曾經的東莞縣麻風村坐落于此。如今,這裏是廣東省泗安醫院,被人們被稱爲“廣東最後的麻風島”,收治著70名麻風病康複者,平均年齡76歲,最大年齡96歲。


小島占地1000多畝,除了醫院和康複中心,還有風景林、濕地、果園,夏日聽蟬鳴,入夜聞蛙聲。


島上時間很慢,老人們愛把一分鍾過成一小時,似乎在靜靜咀嚼遲來的幸福——隔離的孤單,病痛的折磨、親情的冷漠……一切都在遠去。老人們說:“現在的日子像做夢一樣!”





1


彭海堤的“尋親夢”


81歲的麻風病康複者彭海堤的“尋親夢”

是在東莞泗安島圓的

在醫院工作人員和志願者幫助下,

他找到了分別半個世紀的哥哥

兄弟在潮汕老家見面,相擁而泣。


▲“畫家爺爺”彭海堤


廣東泗安醫院內新洲路旁,種滿九裏香,夏風送來一抹淡香。


下午3時許,“嘟嘟嘟……”81歲的麻風病康複者彭海堤開著電動車迎面而來。他一邊熟練地把車停在所居住的“吉祥樓”下,一邊熱情地招呼著,又徑直將記者引到了他的畫室。


他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年輕十來歲,穿著藍色T裇,手因麻風致殘,只剩兩個小肉球,腿上裝著假肢。但這絲毫不影響他活動,“蹭蹭蹭”就利索地上了二樓。


畫室內,文房四寶一應俱全,牆上挂滿了花鳥、人物、山水畫,畫桌上有一幅半成品,“這是附近的高架橋,漂亮!還沒畫完呢……”


記者請他現場“秀”一個,他熟練地拿出一張空白紙,用殘疾的手的虎口凹部夾著筆,三下兩下就畫出遒勁有力的竹子。


17歲得病,離家50年,彭海堤是老“泗安”。因繪畫這一愛好,他的後半生仿佛被“點亮了”。泗安醫院專門給他騰了間畫室,安放他的興趣。早年,他臨摹畫報上的花鳥;這些年,他畫了不少栩栩如生的人物,還有泗安的美景,東莞的變化……


“小時候窮,想畫畫沒條件,得了病後還想東想西,朋友都笑我,殘疾了還想考狀元。”彭海堤就是不服氣,在廢報紙上反複練習。如今,他成爲了泗安醫院小有名氣的畫家,辦過展覽,舉行過拍賣會,還曾在國際麻風大會上將畫送給外國友人。


這些年,彭海堤的畫賣了好幾萬元。他把錢全捐給了其他麻風村的病友。“我能力有限,能做一點是一點,幫助別人很開心。”


說起最滿意的一幅畫,彭海堤把票投給了“潮州湘子橋”。在一場義賣活動中,這幅畫賣出了好價錢,這筆錢也用于義助病友了。做善事讓他開心,而這幅畫更重要的意義在于道出了他濃濃的鄉愁。


彭海堤離開家鄉潮州半世紀了。“得了麻風病會敗壞家風,死也要死在外邊,不能連累家裏人。”他說,當時他就是這麽想的,也因此陷入深深的自卑。


幾十年來,彭海堤不敢去找哥哥,怕“沒手沒腳丟人”,也怕“影響了哥哥的後代”。去年得了一次感冒,身體抱恙,他擔心再不去就晚了,于是在醫院工作人員和志願者的幫助下,展開了尋親之旅。


去年夏天,汕頭潮南區華西村,兩位耄耋老人緊緊相擁。見到闊別50年的弟弟,滿頭銀絲的海春握著他的手,千言萬語,不知從何說起。


“當晚我們睡在一起。我哥哥總是翻身,我說,哥哥別睡了,我們起來說吧……”哥倆就這樣,聊到了天亮。


這樣的場景,彭海堤夢了幾十年。自從2011年泗安醫院開展尋親活動以來,林新來、林帝海、陳亞細……30多名麻風病康複者找到了親人。




2


出版口述史的“90歲婆婆”


 康複者黃少寬的“明星夢”也是在泗安圓的,

她在將近90歲時,

出版了自己的口述史,

在簽售會上熱銷,

所籌善款還幫助了不少病友。


“靓女,出來散步呢,食飯未啊(粵語吃飯了嗎的意思,筆者注)!”泗安醫院的人喜歡這樣和黃少寬打招呼。


91歲的她,咧起嘴笑,皺紋擠到一塊兒,有些俏皮。她中氣十足地回應:“食啦!老了牙沒了,得了麻風手沒了,腳沒了,還靓什麽呀,你們逗我開心!”


▲“明星奶奶”黃少寬


8月24日,傍晚的陽光正好。台風天剛過,微風拂過小島上的綠植,散著草香。黃少寬靈活地推著空輪椅助行,享受著夕陽西下的惬意。


黃少寬到泗安6年了。她曾是廣州西關小姐,六七歲就得了麻風,輾轉去過廣州的車尾炮台收容所、東莞的新洲醫院、江門的大衾醫院,泗安是最後一站。


“什麽苦沒吃過!當年在收容所,睡的是大通鋪,天天在被窩裏哭。媽媽來看我,我們就抱著一起哭。20來歲離開家,誰受得了……”不過當時的她也沒想到,接下來的60年多年自己再沒回過廣州的家。


在生活時間最長的江門大衾島,困難時期,她曾“一頓番薯就一頓飯”,遇到大風補給船只回不來,只好去借米;小島的與世隔絕還讓她“徹底灰心”,不再給朋友們寫信……


“麻風病人,命賤!”大衾島的老人總是這麽說。而這一切,在2011年迎來轉機。那一年開春,根據黨和政府的統一部署安排,島上的44名老人分4批登船離島,整體搬遷到了泗安醫院。


孤島殘生的故事畫上句號。如今,他們在泗安的生活越過越好。


黃少寬早就把這裏當家,每天精心打理著小日子——早睡早起,打扮穿衣,散步會友,“年紀大了,打不了麻將,不然更充實!”


說起最高興的事,她不假思索地回答:“去北京咯!”那是在去年9月,在醫院工作人員和志願者的幫助下,黃少寬、陳豔芳、彭海堤三位老人開啓了“夢想之旅”。五天行程,他們遊覽了長城、天安門,還看了蓮花池公園、奧運場館、天安門升旗、頤和園……


醫院工作人員告訴南方+記者,出發前黃少寬還半信半疑,反複叮囑,“如果真要去,提早告訴我,我好做准備。”問她要做什麽准備?她說:“心理准備咯!”


在收拾行李時,趁人不注意,黃少寬往自己的箱子裏塞了三個手表、七八套衣服、水果零食,還堅持要帶上拐杖,“以防不時之需”。


“90歲我才第一次坐飛機。剛開始有些緊張,呵,坐上去了,真穩,一點都不怕了。”自豪寫在黃少寬的臉上。


她底氣十足不無道理——泗安的不少老人因麻風病導致身體嚴重殘疾,大多沒出過遠門兒,三個幸運兒一下成了大家羨慕的對象。


3年前,在志願者和泗安醫院工作人員的幫助下,黃少寬出了一本題爲《美女婆婆在泗安》的口述史,講述了她的九秩人生,牽動了麻風病康複者群體的共同回憶。


“他們說要出書,我心想,誰會看呀?”可去年在北京舉行的國際麻風大會上,《美女婆婆在泗安》義賣大受歡迎,大家排著隊要黃少寬簽名。


“聽說賣了兩萬多塊錢,都捐給其他麻風村啦!”黃少寬的床頭,貼著書本義賣行動的心願單——添置電磁爐、電熱毯、打印機……11個目標,全部完成。




3


橋通了,島上多了熱鬧與溫暖


五年前,

泗安還沒有通橋,

交通靠坐船、騎自行車、走路

2014年,小島和東莞洪梅鎮間建了一座橋,

老人們的晚年生活也豐富了許多。


五年前,徐彬從廣州來到省泗安醫院工作。那時,泗安還沒有通橋,他來上班要坐船、騎自行車、走路,“幾種交通工具不斷切換特別艱難,晚上六點後就沒船了,出不去了。”


▲徐彬


2014年,在當地黨委、政府的關心支持下,小島和東莞洪梅鎮間建了一座橋。老人們的晚年生活也豐富了許多。


橋,讓出島更方便了。醫院組織了身體許可的康複者到深圳世界之窗、紅樹林海灣、廣州動物園、廣州長隆野生動物世界等地“歎世界”,還幫助他們找親人。


橋,讓上島更順暢了。捐贈、義賣、親友聯誼……島上多了許多熱鬧的活動,老人們感受到更多來自全社會的關心和溫暖。


如今,生活補助標准由原來每人每月的400多元提高到近千元(含每月的殘疾補助金200元);房屋做了升級改造,每間房都有獨立衛生間;醫生給康複者建了健康檔案,實施“一人一冊”,精准服務和管理;醫院還新設立30萬元健康基金,給沒納入醫保的老人外出看病用……


日子越來越好,老人們知足常樂。“幫他們充電話費,給他們從外面帶點好吃的,他們就高興壞了。”徐彬說,老人們會以特別的方式表達謝意。比如,“靓女”婆婆黃少寬在北京之旅後,就特地給他買了菊花茶飲料。“我那天不在,她放在了我辦公室門口,留了字條,寫著‘黃少寬送,感謝你!’”


爲了讓麻風病康複者在泗安的生活再上一個台階,醫院還制定了近期計劃:加固、裝飾居住房屋,進一步改善老人們的居住環境;舉辦更多老人最喜愛的旅行、親人聯誼會、慈善義賣等活動,讓老人的精神層面得到進一步滿足……


1800多個日日夜夜,徐彬看著老人們的變化,“以前他們大多數很封閉,不願意面對鏡頭。領導來慰問,他們在拍照時會把殘疾的手藏起來。現在可不會了,大大方方就拍了。”



4


麻風博物館裏的特別記憶


舊式手風琴、

懸挂的木式拐杖、

三寸金蓮假肢,斷了弦的揚琴……

推開麻風博物館的綠色大門,

藏品入眼,往事如煙。


❶ 手風琴


▲這是一架96貝斯37鍵盤的德國造手風琴。當年,余宏從專業演出團體來到這裏時,就背著這架高級樂器。上世紀50年代,他參加過解放軍全軍文藝彙演,那是他的黃金年代。


“這是一份關于特殊人群的曆史,是一份亟待梳理的珍貴回憶。”博物館工作人員說。


5年前,爲了記錄即將消失的漫長的麻風病年代,廣東泗安醫院成立了麻風病博物館籌備組,收集康複者的隨身物,網羅各地麻風村的物件,梳理一份關于麻風病人的特殊記憶。


他們足迹遍布廣東、海南、湖南和江西的麻風村,帶回了滿滿三屋子的藏品。它們曾跟隨主人奔波,遷徙,見證了那個年代的點滴。


❺ 童車輪椅



從前,一旦患上麻風病,他們必須與過去告別,到與世隔絕的麻風村生活。在這裏,很多曆史會被“清零”,隨身物品會喚起他們的記憶。


比如,曾在解放軍文工團的余宏,拉得一手好手風琴。到泗安時,他肩上背著96貝斯37鍵的德國造手風琴這架高級樂器;還有泗安“畫家”彭海堤,帶著離家前母親給他的竹扇子,並視若珍寶。母親因擔心邊緣破損,用針線縫上了一圈布邊。


如今,他們在泗安醫院頤養天年。離開泗安前,記者用相機拍攝下一組老物件圖片,每一個藏品都有它的溫度,來講述著麻風病人的冷暖人生。


❷ 結婚證書


▲結婚證的主人是潘露涵和袁騰。在很小的時候,潘露涵被父親傳染上了麻風病,後來居住在東莞金菊福利院。 1966年3月5日,金菊農場爲40對麻風病人舉行了集體婚禮。潘露涵和袁騰便是其中的一對。


❸ 假肢


▲在沒有人體假肢的過去,殘缺麻風病人裝上鐵假肢和木頭假肢,才能正常行走。右邊木頭假肢上有一只三寸金蓮小腳,似乎在宣告女主人的“纏足”往事。


❹ 理發椅子


▲廣東玲珑麻風村。理發師張恩源請來了四個漢子,用鋸子、大錘將理發椅子從石頭裏挖出來。1978年,他正式成爲了理發師,需要一把理發椅。一部電影啓發了他。很快,大家湊錢,請木工師傅做了椅子。椅子中間是圓柱形的旋轉器。


❻ 鄉土啞鈴


▲在條件簡陋的泗安醫院,40年前的麻風病人學會用啞鈴強身體健。他們用木板做了兩個方框模具,將水泥倒入其中,中間插入一根木棒,等水泥凝固成型後,再砍去棱角,稍加修飾就好。


❼ 醫療機器


▲在醫術不算發達的從前,一台醫療機器是高檔且稀缺的物品,能拯救無數瀕危的生命。在醫療機上,至今還有“備戰、備荒、爲人民”的字眼,很有年代感。


❽ 電影放映機


▲一台老式的電影放映機將我們拉回過去,那時候沒有特效,沒有3D,故事最動人。

來源:http://mp.weixin.qq.com/s/ehEON8amLviuMLBTY1mINg

就醫指南

  • 預約診療
  • 就醫流程
  • 就醫須知
  • 專家門診時間
  • 醫院布局
  • 交通指南
  • 所有課室
  • 科室電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