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 廣東省泗安醫院 > 媒體報道

“最美征婚女孩”的麻風島五年堅守

發布于 2017-04-06 11:17:39

A07:國內新聞
上一版  下一版
  
 
電子版首頁 > 第A07版:國內新聞
下一篇

“最美征婚女孩”的麻風島五年堅守

“征婚視頻”引發網友關注 90後姑娘服務“麻風村”5年 稱收獲康複者的笑容能讓自己開心

2017年04月01日 星期六 北京青年報
只要有時間謝翠屏總會陪在康複者的身邊
謝翠屏說看到康複者回報的笑容自己會很開心

    近日,一段“東莞最美的姑娘征婚”的視頻走紅網絡。視頻的主角謝翠萍是東莞泗安醫院麻風病康複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員,平時負責幫助、陪伴這裏的麻風病康複者。視頻中,這名愛笑的90後姑娘和“麻風島”(屬于廣東省泗安醫院,是個麻風村,四面環水)上的老人像朋友一樣一起吃飯聊天,講述自己幫老人家充話費、去銀行取錢的經曆。她的經曆感動衆多網友。

    視頻走紅之後,有網友評論稱贊謝翠萍很美,“本來想打善良兩個字,但是出來的是漂亮,才發現它們本來就是相通的”。謝翠萍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,視頻發出後自己才看到“征婚”的標題,雖然自己其實不想征婚,但好在能通過這種方式讓更多人知道麻風病康複者這個群體。

    “征婚”原是玩笑或能讓人們關注這裏

    北青報:怎麽想到用這種方式“征婚”?

    謝翠屏:他們(媒體)跟拍了我兩天,希望我作爲貫穿的線索來拍老人家的事情。後來視頻發出去後,別人看到發給我,我才看到。我自己說過“征婚”兩個字,不過那是開玩笑的,結果變成主題了。那個記者第二天發短信來跟我道歉,我說雖然這樣不太好,但是能讓很多人知道麻風病康複者的現狀。本不想征婚,視頻出來之後有人給我打電話,有認識的人和陌生人。有人很認真地跟我講,我會跟他們解釋說,你看完那個視頻了嗎?如果你看完就會知道不是這個意思。

    北青報:視頻走紅之後給你的生活帶來哪些影響?

    謝翠屏:有人會到村裏來找我。可是我覺得認同一個人是一個自然的過程,這種突然帶著崇拜出現、要“交一個朋友”是不正確的。

    北青報:這份工作會給你的生活帶來一些困擾嗎,比如說不容易找對象?

    謝翠屏:難找對象跟在什麽地方沒太大關系啦,我有很多朋友,每天也都可以出去的。我覺得不理解這個工作的人,本來就不在我的考慮範圍內呀。

    在麻風島5年

    接觸康複者不害怕

    北青報:第一次接觸“麻風島”是什麽時候?

    謝翠屏:2010年五一來泗安參加志願活動,是我第一次接觸“麻風島”。當時大概有30個志願者過來,大家一起在這裏住了三天,跟老人們聊天、表演節目。後來,每一兩個月的周末我會來一次。我們也去廣東其他的康複村,在條件差一點的村會做比較重的工作,比如說挑水泥。

    北青報:最初接觸麻風病康複者會害怕嗎?

    謝翠屏:不會。跟我一起來的大學生有的之前來過,他們都不怕。我覺得是沒有必要怕的。麻風病傳染性很低,95%的人有天然的免疫力,剩下5%的人不小心跟沒有處理過的帶菌者密切接觸才有可能傳染上。而且現在村裏全部都是康複者,是康複了幾十年的人。

    北青報:平常在康複村主要的工作是什麽?

    謝翠屏:我應該是這麽多員工裏最有空的。醫生護士有規定的事要做,我只有有事情的時候才特別忙,沒事可以去閑逛、跟老人家聊天,看看他們最近的情況、需求啊。我們一年有幾次比較大的活動,那時候就會很忙。現在是有空的時候。周一到周五是固定的工作日,周末每三個星期要值班。志願者都是周末過來。

    北青報:什麽時候正式留在泗安工作?

    謝翠屏:2012年畢業的時候,遇到市裏有一個社工的項目在這裏,他們剛好需要人,我就留下了。當時的工作主要是帶青少年來這裏種田,種的菜也是給康複者吃的,就是讓他們了解這個群體。社工做了一年,有一次我在村裏閑逛時看到醫院的易院長,他知道我一直在村裏面,知道我跟老人家關系好。那時候這裏成立了康複中心,正好需要醫生、護士和行政人員,易院長說“要不你就過來吧”。

    仍有康複老人

    難以被家人所接受

    北青報:泗安島上現在有多少康複者?

    謝翠屏:島上現在有74個人。這些老人發病都是八十年代以前,那時候沒有治療的藥,就造成他們肢體殘疾。當時人們比較害怕這種病,他們有的被家人抛棄。八十年代病治好了,他們還是不能回去,不想給家裏造成負擔。現在這裏大多數老人有七八十歲了,最早的是1958年過來的,六七十年代來的最多。這裏最多時有800多人。後來有的出院了,有的去世了,剩下43個。2011年,台山另外一個醫院合並過來,變成了87個。

    北青報:有多少康複者能夠與家人取得聯系?

    謝翠屏:跟家人有聯系的老人大概占60%,有的是本來就有聯系的,有的是後來找到的。有的老人雖然有家人的電話,但是(家人)很難才接一次電話,接的時候會不耐煩。2011年的時候,有一個老人想叫我和另外一個老人一起去他家邀請他的侄子過來,把自己存的錢拿回家。他最親的就是那個侄子了。可是這個侄子也是不願意來的,他向我們提出“你們要不直接把錢帶過來吧”。這個老人爲了見侄子一面,會存錢讓侄子過來拿錢。在部分年紀大的人看來,無論怎麽宣傳,麻風病都是可怕的,因爲早就根深蒂固了。但是我能看到這裏在一點一點變好,現在老人家去市場,市場的人也會不怕啊,(彼此之間)也是很熟的。

    北青報:這些年島上變化很大?

    謝翠屏:變化是非常大的,現在可以說(老人)有需求都可以做。

    北青報:麻風村的工作開展上,目前有什麽困難?

    謝翠屏:這些老人家多病痛,很多不是能簡單治好的,這一點無能爲力。還有一些老人想見家人也見不到,家裏人不理會。因爲近幾年的宣傳越來越多,現在對麻風病有了解的人越來越多,這是好事。然而還是有不了解的人,依然會認爲這些康複者很可怕、會傳染,畢竟幾百年來根深蒂固的恐懼不是一時半會兒可以消除的。(我們)還要繼續努力吧。

    看到康複者

    回報笑容會很開心

    北青報:對自己現在的工作滿意嗎?

    謝翠屏:現在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,順便還有一份工資。我很享受這裏的生活,有的人喜歡熱鬧,有的人喜歡安靜,這裏很適合我的性格。

    北青報:現在做的工作會讓你覺得開心嗎?

    謝翠屏:你把一個東西給人家,人家馬上就會開心,會想著去報答你,這個是很簡單,可也是很難的事。我自己很單細胞生物,一碰就有反應的那種。在這個地方,我可以得到的是,你對一個人好,他就回報笑容,然後我就會很開心,這麽簡單的(舉動)就可以産生那些養分來養我。我們這裏年紀最大的老人今年99歲了,他現在躺在床上,我每天都會去看一下。大概四年前,他還可以走路,我記得他種了很多玫瑰花,每天挑兩桶水去澆花。那時候我還沒有畢業,大概一兩個月來一次。我就跟他說“要不你種一些玫瑰花,畢業時送給我吧”,第二次我來的時候,他開拓了兩排泥土堆,上邊扡插了好多的玫瑰花。

    北青報:這份工作給你帶來什麽變化嗎?

    謝翠屏:這個有記者問過我,可是我現在都想不到。因爲大家都說我沒有變化,沒有變化應該也是很厲害的吧(笑)。

    文/本報記者 張帆 供圖/受訪者

就醫指南

  • 預約診療
  • 就醫流程
  • 就醫須知
  • 專家門診時間
  • 醫院布局
  • 交通指南
  • 所有課室
  • 科室電話